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|英文版

醫院名醫

首頁 > 名醫風采 > 醫院名醫
黃春林
詳細介紹:
    年近70歲的黃春林教授精神矍鑠,紅光滿面,看起來似乎只有50余歲,傳統中醫的養生保健理論在他的臉上一覽無余。本報記者 吳偉洪
  
    主角
    黃春林教授,廣東省惠陽人,1963年畢業于廣州中醫學院,曾任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二臨床研究所副所長,現任該校教授、主任導師、博士研究生導師,廣東省中醫院主任醫師。1993年被廣東省政府授予“廣東省名中醫”稱號,1997年、2002年先后兩次被國家人事部、衛生部、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為全國第二批帶徒名老中醫專家。黃教授對心腎疾病的診療尤為擅長,對多種疑難雜癥有深切的體會。著作等身,醫、教、研成果豐碩。

  自畫像
  六十八歲,工作依然是一種快樂
  30多年來,黃春林教授一直活躍在教學、科研、臨床的第一線,他孜孜以為之,雖然即將步入古稀之年,但他毫不猶豫地表示:“工作是一種快樂,怎么會感到厭倦呢?”是自勉,也是對年輕人的勸喻。
  
關愛:對病人“來者不拒”
  我診治的病種,除了心腎疾病之外,還有好些其它內科疑難病。來診的病人較多,特別是從東莞、惠州、深圳、梅州、香港等地趕來就診的病人,我總是本著“來者不拒”的原則給他們加號,且從不因為病人多而“速戰速決”。凡是首診病人,必定詳詢病史,認真觀神、察舌、望色、切脈,一絲不茍地診查,而后做出診斷、擬訂治療方案。對復診的患者也是仔細地了解服藥后的情況,并根據病人的具體情況調整治療方案。在用藥問題上,我始終堅持“安全、有效、廉價”的原則,力圖讓患者少花錢、治好病。并且經常從飲食起居、精神調攝等方面具體指導病人。
 
憂慮:因病返貧倍增使命感
  1997年,因中醫腎病中心建設的需要,我開始主攻慢性腎功能不全的治療。我切實感到需要做透析的病人是很辛苦的,不但有身心之痛,而且每年6萬元以上的基礎治療費用也將成為極大的現實負擔。看到很多病人因病返貧、因病故去,我感到憂慮,治病救人的使命感,促使我不斷地努力研究和工作。目前,我們的團隊運用自己研制的尿毒靈、尿毒康等中成藥,兼之以辯證的方劑對慢性腎功能不全等癥進行治療,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,延緩了病人透析或換腎期的到來。
  
快樂:工作、含飴弄孫都是享受
  工作是我的快樂。很多人問我:歲數不小了,為什么還不去享受生活呢?我就告訴他們:工作就是一種快樂、一種享受!我每周三次門診、兩次查房,著實樂在其中;我熱心于臨床教學,除了本科生、進修生,這些年來先后培養了三名碩士、八名博士、兩名博士后、三名高徒;我還作為教授,到馬來西亞中醫學院、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擔任教學工作;同時著書立說,主編了3本醫學專著,同時擔任了21本專著的副主編。當然,到了節假日,我還要帶上孫子孫女到公園里逛一逛,盡享天倫之樂。
  先生在其弟子的眼中,有一個“偉岸的身影”,其弟子多以先生為楷模,而立于杏林之巔。本報記者 吳偉洪
  黃春林教授始終堅持“安全、有效、廉價”的原則,力圖讓患者少花錢、治好病,因此,深受患者的愛戴。本報記者 吳偉洪
  
    速寫
  謹嚴和愛心讓人肅然起敬

  黃老師快七十歲了,但看上去也就五十來歲的樣子。我問他有何養生的秘訣,他淡然地笑起來:“沒有什么特別的——從年輕時開始就注意精神調節,這一點很重要。”
  黃老師的話觸痛了我和攝影記者的神經——做媒體的,壓力大在所難免,總感覺身子骨需要調理——于是我們不約而同地請黃老師把脈。黃老師愣了一下,呵呵地笑起來,然后望聞問切一番。重新回到采訪上時,已經過去差不多半個小時了。黃老師反復叮嚀攝影記者:“濕熱太重了,一定要注意飲食呀!”一邊說著,一邊開起藥方來。攝影記者愣了一下,然后拼命地按起快門。
  除了愛心,黃老師的謹嚴也讓我印象深刻。采訪涉及到一些生澀的中醫藥詞匯,黃老師便一筆一畫地寫在紙上給我看;他習慣于寫繁體,有時又擔心我看不清楚,所以經常又用簡體字寫一遍。“對,上面還要加上個草花頭”之類的提醒,足見他的一絲不茍。

  人生畫卷
  淡泊名利,醉心平生杏林行

  童年 窮人的孩子早立志
  1937年2月,我出生在廣東惠陽縣的一個農民家庭。因為家境貧困,父親很早病逝,母親一人帶著我們四個子女(兩個姐姐,一個哥哥)艱難度日。因為我年紀最小,所以獲得了讀書的機會。只是剛讀到一年級,日本侵略者攻陷惠陽,學校因此解散,我跟著母親等家人逃難去了。在逃難途中,我的兩個年輕叔叔被日本軍人殺害。
  國仇家恨促使我發奮讀書。抗戰勝利后,我重新開始小學學習,我用功讀書,同時憧憬著將來成為一名教師——在我幼小的心靈里,小學的老師無所不知,鼓勵我們學好知識、建設家園,教師是一種非常神圣的職業。五年級的時候,我毅然決然報考初級師范,沒想到300名錄取名額的考試吸引了3000多名考生,還沒走到考點,截止報名的消息就已傳來。沒有辦法,我只好回到學校,改考初中了。

  中學 確定中醫為終身職業
  中學階段的我,滿腦子都是光怪陸離的幻想。初中學地理,世界各國的奇珍異趣讓我興致盎然,我于是很想成為地質隊員,走遍大好河山,為祖國的建設尋找寶藏;進入高一,達爾文的進化論和米丘林的學說又讓我浮想聯翩,我于是喜歡起果樹蔬菜來了,一到假期,我便回到鄉下忙不迭地進行多種果樹間的嫁接:番茄接茄瓜,橙接李,月光花接番薯等等;高二時,科學家錢學森的報道深深感染了我年輕的心,我于是決心學好數理化,做一名響當當的科學家。
  然而,造化弄人。1957年,我高中畢業,班主任拿了高考報考體檢表后說我有“糖尿病”(可能是弄錯標本所致)。我因此失去報考理工科的機會,報考醫農科就此成為我唯一的選擇。我的班主任和同學力主我放棄曾經癡迷的果樹蔬菜,我想就學醫吧,魯迅、郭沫若先生不是也學過醫嗎——較之西醫,中醫神秘莫測、奧妙無窮,肯定是報考中醫學院啦!由此,命運就將中醫定格為我的終身職業。

  中青年 大醫精誠 精益求精
  1957年,我考入廣州中醫學院(即今天的廣州中醫藥大學)。在濃厚的中醫藥文化之中,雖有負笈之累,但學有所獲、神清氣爽,我打下了堅實的學科基礎。
  在學習期間,我就明確了學醫的目的,即要像《張仲景“傷寒論”原序》中說的那樣:上以療君親之疾,下以救貧賤之厄,中以保身長全。1963年,畢業后的我到廣東省中醫院工作,開始踐行自己的中醫藥理想。
  在醫術上,我告誡自己力求精益求精,一方面必須“勤求古訓博采眾方”,努力精通中醫,另一方面還要不斷加強西醫藥的學習。為了加強業務,我除了自學外,還先后在中山大學一附院、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、日本福山循環器病院進修深造,曾參加中國中醫研究院舉辦的“全國中西醫結合腎臟病高級學習班”學習。
  在為醫的態度上,我要求自己像唐代名醫孫思邈那樣“大醫精誠”,對病人關懷至愛。1993年,我被廣東省政府授予“廣東省名中醫”稱號,我感到擔子更重了。

  對話
  創匯能力弱,不是邪氣太盛,而是正氣不足

  記者:中國是中醫藥大國,但中國在國際中醫藥市場上的地位并不高。你對此有何看法?
  黃春林:據了解,前些年國際中藥貿易額在160億美元左右,其中大部分市場份額被日本、韓國占去,我國只占到了5%左右的份額。中國是中醫的老祖宗,但出口創匯的能力如此之低,應該引起人們的反思。當然,我國政府和相關部門很多年來都非常重視中醫藥的發展,中國中醫藥市場相對欠發達,有比較復雜的現實原因,需要一個過程。
  記者:日本開發中醫藥的實力為什么如此強大呢?
  黃春林:不是日本強,而是我們自己做得不夠。中醫在日本被稱作“皇漢醫學”,主要以我國漢朝傷寒論為基礎,其實漢朝之后,中醫還有很大的發展,例如金元時代的四大家以及明清時代的溫病學派等等。因此,從體系的完整性和學術的深度廣度來說,皇漢醫學遠遠比不上我國的中醫學。所以,關鍵是我們自己在研究、開發、應用方面做得不夠。用中醫的話來說就是:正不勝邪,不是邪氣太盛,而是正氣不足。相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,有中醫藥工作者的共同努力,總有一天我們會成為名副其實的中醫貿易大國、強國。
  記者:作為名老中醫,你最想對年輕的中醫說的一句話是什么?
  黃春林:我希望年輕的中醫重視對中醫四大經典著作的學習,以及結合自己的專業特長去“勤求古訓、博采眾方”,發揚歷代眾醫家的特長。有條件的中醫,最好也要學一點西醫,以便更好地發揮中醫特長,更好地為病人解除疾苦。

  經典病例
  一顆匠心獨運,“呵”心“護”腎健康

  黃春林教授對心腎疾病的診療有較深的造詣和豐富的臨床實踐。以下擷取二例。
  
  個案一:IgA腎病
  薛女士,31歲。
  患者2001年初開始出現反復腰酸、尿頻,同年10月16日在某醫科大附院做腎穿活檢示是一種IgA腎病中較為嚴重的病理類型,很容易出現腎功能衰竭。經予甲基強的松龍沖擊等西醫積極治療手段療效欠佳,2002年1月24日來黃教授處就診,黃教授辯證為腎精虧虛加濕熱,處方:
  生地15 丹皮15 淮山25 茯苓皮60
  山茱萸15 澤瀉18 丹參20 莪術15
  小薊25 覆盆子25 公英20 仙靈脾30
  北芪30 海螵蛸12 甘草6
  上方加減堅持服用,并逐漸將原來所服用激素減量至停用,至2002年8月,患者癥狀基本消除,多次復查尿常規完全正常。繼續守方服用,病情一直穩定至今。
  
  個案二:心衰
  蘇先生,73歲。
  患者2004年6月開始出現陣發性胸悶痛,在某大醫院檢查診斷為“擴張性心肌病,慢性淺表性胃炎,缺鐵性貧血”,予擴冠等西藥綜合治療,癥狀有所改善。但同年7月底起胸悶痛持續時間較長,并出現上1~2樓氣促等心衰癥狀。去年8月21日來黃教授處就診,在原來西藥的基礎上加服中藥,辯證以參苓白術散合生脈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減:
  太子參25 白術30 茯苓皮60 麥冬15
  五味子6 葶藶子15 丹參15 延胡索13
  肉桂3(焗) 公英20 海螵蛸15 木香15(后下)
  法夏12 石斛20 炙甘草12
  服用一月后患者胸悶痛明顯減輕,睡眠明顯改善,無陣發性夜間呼吸困難,可上2~3樓而無明顯氣促,日常生活能自理,復查心臟彩超提示左房較前明顯縮小,心臟射血分數改善。

  養生保健
  黃教授的保胃健脾法

  1976至1978年,因為工作勞累過度導致胃大出血,黃教授連續三個春節都是在醫院的病床上度過的。此后三年,工作上的“拼命三郎”下決心進行調理,脾胃功能終于恢復正常。
  手段一:精神調節
  黃教授認為,消除緊張、保持心平氣和、保證睡眠充足,是保證胃脾健康最基礎也是最重要的措施。
  手段二:飲食調節
  切忌吃得過飽,這是黃教授的金玉良言。他同時建議,胃腸病發作時,千萬不要吃熱氣的東西(煎、炸、燒、烤類食品及辣椒、酒類),盡量少吃甜的東西,同時要注意飲食衛生,謹防病從口入。
  手段三:藥物調節
  黃教授使用藥物調理脾胃有五種方法:補氣健脾法;補胃健脾法;理氣健脾法;清熱健脾法或溫熱健脾法;開胃健脾法。辯證綜合地運用以取得好療效。

首頁|網站地圖|法律申明
大发11选5-网投首选